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画稿了

《崔总裁的金秘书》下

特别不会写结局,所以可能有点烂尾。。。




啥都ok韩国队长总裁攻x啥都不ok暴力甜心秘书受






吃过饭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两人看着空空如也的烧酒瓶陷入沉思:这下两个人都喝酒了,谁来开车呢?


只能找代驾了。


崔始源和金希澈坐在车的后座上。金希澈喝酒之后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可爱气息,他比平时活跃了不少,也开始说一些俏皮话,看到崔始源宽厚的肩膀,还会开玩笑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叫着“欧巴”。


代驾职业素养可以说是很高了。一个漂亮的男人叫着另一个英俊的男人“欧巴”,这样令人遐想的画面也没能吸引他一丁点的注意力。


谁能知道,崔始源现在已经欲火焚身,金希澈与他的每一分触碰都让他躯体僵硬;可惜金希澈不知道,毛茸茸的脑袋还在往崔始源的颈窝里挤,两只手挽在崔始源的胳膊上,十分亲昵。


崔始源拼了命忍住自己吻上那片水润光泽的厚唇的欲望,终于挨到了家。


金希澈和崔始源黏黏糊糊地进了别墅,巨大的落地窗上映出两人的身影。崔始源瘫在沙发上,让金希澈离自己五米远。


“为什么?”金希澈不解,又要凑过去,“唉一古好冷啊,马始让我暖和暖和吧。”


崔始源把沙发上的垫子盖到自己的腿上挡住了关键部位,深呼吸几口,冲金希澈招招手:“过来吧哥。”


金希澈拉下脸:“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我有脾气了,我不过去,自己呆着吧。”


崔始源慌了,“不是,不是的哥,我刚才……我……”


“噗哈哈哈哈哈逗你的。”金希澈蹭到崔始源身边搂住了他的脖子,“你怎么这么热?发烧了吗?”


“没有没有。”崔始源盯着金希澈的嘴唇咽了咽口水,“哥,今天晚上睡在我这里?”


以前不是没有住过,工作多的时候金希澈在这里经常通宵,崔始源很贴心的给他装修了一间游戏房,让他在工作之余可以放松身心。


“好啊,”金希澈完全没发现什么不对,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一会儿我可以打几盘LOL。”


崔始源蠢蠢欲动的手早就爬到了金希澈的细腰上,金希澈不喜欢运动健身,所以身材处于一种消瘦柔软的状态。纤细的双手,双腿白嫩纤细,又肉感十足,非同于正常男人的肌肉嶙峋。崔始源觉得自己快爆炸了,可怀里的人却毫不知情。


他一使劲,把金希澈搂紧了。崔始源把凑到金希澈的耳边,用气音说:“哥,在我的房间住吧。”



其实金希澈心里和明镜似的。


崔始源对他非常好,温暖,会照顾人,有时候傻傻的还很可爱,怎么逗都不会生气,有时候逼急了就悄咪咪地说一句脏话。


真好逗,像条大型犬。


金希澈很难对女人好,因为他活的“你是你,我是我”。女人总喜欢把自己和男朋友捆绑在一起,有消息了都要看,睡前必须说晚安,看电影也要坐左右。可是男人不会,不是女朋友的女人也不会,所以他愿意和朋友在一起玩儿。


实际上他内心很孤独,很需要人照顾,一个人的时候连饭都不会吃,要是吃饭一定会找朋友。他真的是什么都不ok,吃饭挑剔,睡觉挑剔,上厕所挑剔,一身的王子病,像是睡在十层床垫上还会感受到异物的豌豆公主一样事儿逼。


谁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爱好。别人凭什么事事顺着你?他因为高情商在圈子里游刃有余,大家都喜欢他,可是他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总不能得寸进尺。


可是崔始源,作为他的上司,作为他的弟弟,对他出奇的恭顺。


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啊,他越来越放肆,对着自己的上司喊“我不想吃这个菜,你把它吃掉”,崔始源就会笑眯眯地说“我喜欢吃”,再吃光他挑出来的菜。


以前的金希澈觉得自己可以一个人活到老,可是这几个月尝到了甜头,突然认为崔始源要是一直在身边应该也不错。


这是喜欢吗?


或许是吧。


崔始源喜欢他吗?


不喜欢怎么能对他那么好?堂堂会长干嘛总迁就自己的秘书呢。



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鼻尖似有似无的触碰,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都让崔始源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性。就在下一秒他忍不住吻上去的时候,金希澈竟然主动贴上他的唇。


人生苦于夜短。


漫漫人生路,唯有你一人使我心安。


end


《崔总裁的金秘书》上

《崔总裁的金秘书》上

源澈 辛仙 非现实向

啥都ok韩国队长总裁攻x啥都不ok暴力甜心秘书受



公司最近来了一个员工。


崔始源作为本公司乃至全国最帅最年轻最有型最有风度的会长,每天吸引到会长办公室门口的女员工不计其数。可是这几天扒透明玻璃的女员工数量急速下降,好像有另一块磁铁把她们吸走了一样。他默默观察了两天,竟然发现公司来了一个颜值超高的前台,好看到他每次看见都要忍不住分过去一点注意力。


他找人查了一下,这个前台叫金希澈,本来应聘的是其他职位,但是面试官看他过分好看,就安排成了前台。


长得是好看,不过能力不太行,不够温柔和蔼,每天都是臭着一张脸待人接客——不过大概是因为颜值加分太多,这几天竟然没有客人投诉。


崔始源越看金希澈越好看,于是私心泛滥,大手一挥,“让金希澈做我的秘书吧。”



金希澈每天都很不满意。


他本来是应聘艺术总监的,可是为什么让他做一个小小的前台?这简直欺人太甚!


所以他每天板着一张脸,话也不好好说。好在他长的好看,人们一般不愿意对美丽的事物下狠心,所以没人投诉他。


今天的金希澈也要迟到,反正前台这份工作他不喜欢,也不想做了,又懒得主动辞职,天天不认真早晚公司得开除他,正好合他心意。


没想到刚到岗位上,就被领班叫到了会长办公室。



崔始源看到金希澈盘靓条顺,白衬衫黑西裤小皮鞋的装扮,心底就痒痒。低头又看到他露出来的纤细的脚踝,这下就不只是心底痒痒了。


金希澈很有礼貌地半鞠躬:“会长好。”


一弯腰,别在耳后的卷发掉了下来,金希澈又把头发别了回去。半长的姨母头平添了些女人味儿,他的手又很纤细白嫩,这个别头发的动作看起来就很妩媚了。


崔始源差点没绷住一本正经的脸。


他清了清嗓子:“你叫什么名字?”


金希澈一撩眼皮,爱答不理道:“会长不可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一旁的尹秘书惊悚的竖起了汗毛:竟然有人敢和会长这么说话!


崔始源没生气,依旧笑眯眯地讲话:“金希澈xi?看了你的档案,要比我大上三岁呢。”


金希澈不改臭脸,这次连眼皮都懒得抬:“所以要叫我哥吗?”


尹秘书吓得要遁地了。


“可以啊,”崔始源摸了摸下巴,“希澈哥。”



其实金希澈大概能猜到崔始源叫他到会长办公室是要做什么。


金希澈是人精,深谙世故,交际圈广阔,所以见多识广。一个公司的会长竟然要把刚入职的公司前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谈话,任凭员工如何不礼貌都不生气,这就很引人深思了。


但他实在没想到,堂堂会长竟然能叫他“希澈哥”!


这会长还真是……很随意啊。



“希澈哥来做我的秘书吧,我会一点一点培养你,让你成为顶尖秘书的。看过金秘书为何这样做吗?九年后你就会像金秘书一样,是最顶尖的秘书。每月的薪资绝对是同行里最高的,我真的很看好哥,而且……哥长得这么好看,如果我以后出席活动的话带在身边,可以吸引很多颜粉,连环效应也会为我们公司的app增加下载量呢。”崔始源抛出诱饵。


最后金秘书还和会长相爱了。崔始源咽了咽口水,内心道。


其实崔始源说的有的没的并不能吸引到金希澈,只有那一句“薪资绝对是同行里最高的”,让他心里一动。他没什么物欲,不过现在就是缺钱而已。维持生活还要养猫,偶尔在游戏里有些消费,仅仅这些就够他一穷二白了。


有钱不赚王八蛋!金希澈眼皮都没眨一下,点头同意了。


从此以后,金前台变成了金秘书。



金希澈虽然在做前台的时候不敬业,但是成为秘书之后居然老实了许多,崔始源交给他做的事情也都可以做的井井有条。


不过依旧脾气不太好。


“崔会长,这项任务我不做也没关系吧?这么愚蠢的任务交给尹秘书不好吗?”


“崔始源,今天晚上我不能加班,晚上有LOL比赛,我要看直播。”


“崔始源!我知道你回家了很高兴!拜托你不要像马一样蹦蹦跳跳好吗,你是会长!”


“呀!马始!下午两点有个会议你忘了吗?怎么还在这里睡觉?!”



尹秘书觉得最近自己活在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世界里:金秘书上位之后崔会长就变的十分奇怪,不仅每天会傻笑,还会一直盯着金秘书看;金秘书对会长的称呼从“崔会长”变成了他独创的外号“马始”,还总是“呀呀”地对会长颐指气使、大呼小叫。


而他想放松一下和崔会长开玩笑的时候,崔会长又变成原来那副严肃疏离却礼貌的姿态:“尹秘书,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于是尹秘书决定辞职,再这样下去他会精神分裂的。


“你真的要走了吗?”崔始源心痛道:“你是我非常得力的助手。”


尹秘书下定了决心,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有了尹秘书,金希澈的工作有点难办。


他一个人搞不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小到大都是被别人伺候的他突然要一个人去伺候别人,能力不足,心理落差还大。


好歹以前还有个尹秘书。



崔始源最近需要谈一个项目,如果谈下来就有两亿资金,不容小觑。投资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有着韩国最普遍的领导者的模样,和崔始源这种英俊帅气的钻石王老五外形上简直是天差地别。


崔始源很需要这笔钱,因为他在做的软件面向大众都是免费的,一直以来只靠开屏时投放广告来从广告商那里收取费用。现在研究的新科技虽然全国独一份,但也属于烧钱状态,如果有了这笔资金将新科技做下去面市,再进行一波推广,到时候的收入就很可观了。


投资人约了崔始源一起共进晚餐。见面时,金希澈对这个油腻的中年男人印象很不好,因为他一直在对身边的漂亮女秘书动手动脚。好几次他都忍不住骂出口,可为了2亿,他只好装作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十分专业的介绍了公司的项目研发。


“金秘书长的很漂亮呢。”投资人听完金希澈的介绍,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谢谢宋会长的夸奖,”金希澈深吸一口气微笑道,“我除了漂亮以外还有别的特长,比如说一拳砸断十块木板,您想看看吗?”


崔始源差点把嘴里的红酒喷出来。



这顿饭吃的两人心情都很复杂,宋会长明目张胆的调戏实在让金希澈火大,崔始源也有一种自己家被别人偷窥的感觉。


“马始,我没吃饱,我们去吃点别的喝烧酒吧。”


崔始源答应了。



金希澈被迫开了车,因为崔始源喝了红酒。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在金希澈做秘书期间,他只当过崔始源两次司机,向来都是崔始源载他去工作。


不开车的理由,是出过车祸。


“这么长的钢钉,”金希澈用手比了一下长度,“在腿力打了很多根。所以我讨厌开车,以前的车都卖掉了。”


崔始源特别心疼,又无能为力。两人坐在小餐馆里,金希澈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温柔又迷人,白皙的皮肤因为酒精泛起了粉红,打了哈欠后双眼湿漉漉的像一只小鹿。


崔始源没忍住,伸手摸了摸金希澈毛茸茸的脑袋。


金希澈抬头,与崔始源目光相撞。以往嚣张跋扈的美人一改往日牙尖嘴利的模样,目光里的柔和如暖流一样注入到崔始源的心里。两人欲言又止,只得坐在位子上相顾无言。


仿佛有什么情愫,暗暗滋生了。

对不起 我有一万个想法
又要有新的脑洞了

聚餐之后 后续

lofter把我的文屏蔽了。。。其实我根本没有写的很露骨啊!!!所以给个微博链接好了
https://m.weibo.cn/2813650632/4282653014110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