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还没想好名字的耽美

瞎几把写,背景是唐朝吧,不过不严密,反正都是瞎写的,有错误尽情指出,不过我也觉得不会有人看。设定是妓院,比较……骚性,大家是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这东西嘛,跟逛窑子一样,开心就好。
男主出来的得晚,耽美只是情感线,故事线比较重要。

一.
        前几日长安传遍了个消息:红香院对门儿开了个“双金下处”,可是门面比全长安最大的酒楼醉霄斋还要气派,红柱上面儿的雕花像是出自萧老之手。

        萧老是个颇有名气的手艺人,活了七十来年,几乎是半截身子都埋在了黄土里的年龄,可是精神矍铄,做起工来手不抖眼不花,赶出来的功夫全长安没人比的上他。

        所有人都知道,萧老素来厌弃烟花巷柳之地。红香院想要重新修饰修饰旧门面的时候,老板呈了重金去求萧老刻一块匾,结果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就被赶了出来。老板因此气病了三天,关了三天的张,不少常客都忍受了三天的憋闷之苦,尤其是大理寺卿家的赵公子,还因为牌匾刁难了萧老半天。

        可是谁能想得到,萧老连红香院的面子都没卖,为啥就给一个四等妓院刻了雕花,还是整个柱子?

        过两日又有好事儿的嚷嚷起来:双金下处不仅柱子是萧老刻的,就连楼身上刻的一套富贵万年,窗框上的岁岁平安,都是像是萧老的手艺!

        嫖客们都按捺不住,巨大的好奇心让他们从红香院转战双金下处,没几天红香院的进账就少了一半。

        “你看好了,那楼子上的芙蓉确定是萧老刻的?”红香院的老板赤香瞪着眼睛问龟奴,“如果不是,咱们家这些天不是白白冷清了么。”

        “当真是萧老刻的!那芙蓉,那桂花,那万年青,绝对错不了!”龟奴谄媚地给赤香捶腿,“不过老板,恕小的多一句嘴,我们院的生意和对面那个下处的楼是不是萧老装饰的,有何干系?”

       “当然有干系!”赤香一个激动把龟奴踹到了一边,“你们这群臭男人,空有一个家伙什儿却没有脑子,是不是把脑袋里那点儿精明睡婆娘的时候一并射出来啦?”

        虽说被踹了一脚,不过一点儿都不疼。女人家的劲儿能有多大,在床上不还是个挨欺负的。

        龟奴手脚并用地爬回赤香身边儿,继续揉捏着老板的玉腿,不过手法变得暧昧轻柔:“瞧您这话说的,总不能一棍子都打死嘛,骂骂我就够了,您把天下男人一并骂了,谁还给您——爽呀,是不是?”

        赤香被捏的呻吟了一声,闭着眼舒服道:“我当年可是捧着五十两银子去的萧老家求的亲刻牌匾,结果一盏茶的功夫就把我轰出来了。你可不知道那一盏茶时间我都干了什么……在一个快咽气的老头面前搔首弄姿的,结果那老头看都没看我一眼。现在,双金下处气派那么大,满楼的萧老亲刻,这不是吊足了那些嫖客的胃口?什么样的老板才能让萧老卖足了面子?那么大的富贵万年,我敢说整个京城,也就皇宫里能有这么精细的刻工了——诶诶你轻点儿!”

        龟奴赶紧放轻了力道,手不老实地捏到了赤香的大腿根儿,“我懂您的意思了!‘萧老亲刻’就像是个噱头,再加上这么豪华的门面,这些嫖客肯定觉得里面的姑娘也都是上品!不过,其实就算不是萧老的手艺,这噱头足了,名声也就远了,您说是不是?”

        “你倒是有点儿脑筋。怎么不像刚才那般笨了?”赤香笑盈盈地把龟奴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是萧老刻的,那便罢了;不是萧老刻的,咱们只能说人家有手段,硬是用这样的方式抢了我们长安第一妓楼的风头。”

        “小的就是好奇,好好的一个一等规模为何偏偏叫做双金下处?怎么取了个四等的名字?”龟奴的手渐渐抚到了赤香挺立的双峰上,捏了两下,他拍马屁道:“老板,您更丰满了呢。”

        赤香没去管他的动手动脚,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触摸。她仰着头闭着眼,懒散道:“做买卖就得了解同行。给你个任务,去上对面嫖上一把,看看那儿的姑娘都是什么货色,改明儿我也招些新的姑娘来。”

        “那这费用……”

       “自然是我出。”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