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二.

       最近坊间又传:这双金下处开了快有一个月,老板还是没人见着过。

       不少人去是为了一睹老板真容,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请的动萧老。可惜这窑子的姑娘都快点遍了,也没人能见到一回老板。

       去双金下处的人虽然没有刚开张时那般人多,不过还是不少。不少回头客都是因为这儿的环境,热闹的恰到好处,还没有满屋子的刺鼻脂粉味儿。

        红香院的龟奴唤作李二,是红香院老板赤香的近身伙计,偶尔和赤香有点儿不干不净的勾当。赤香也是个欲望极强的,整个院的龟奴都和她做过,身强力壮器大活好的最称她心意。因此,李二成为了“人中龙凤”,在赤香身边服侍了近三年,不免因赤香的需求暗暗叫苦。

        赤香虽然看不出年岁来,不过也不是什么二八少女。李二被老板要求只允许和她做事儿,其他的姑娘都成了只能看不能摸的摆设。这次可算能出来尝尝鲜,还是老板亲自出钱,李二打算好好放肆一把。

       “诶哟这位官人!”双金下处门口的野鸡倒是符合下处的水准,胸前的两团肉紧紧靠在李二的身前,“官人快请进,我们这儿的姑娘呀随便挑!”

        李二看了看四周,人不少,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楼房高大的原因,这么多人倒不显得嘈杂。这些人里面有和他一样穿着粗布衣服的伙计,也有衣着华丽的贵公子。有些男人也不嫌臊,直接在厅堂活弄起来,那几个姑娘被弄的娇喘连连。

        看着看着,李二身下的帐篷渐渐立了起来,拉他进门的野鸡用帕子捂着嘴笑,伸手就是揉了一下,“官人好兴致呢。瞧,这么快就有反应啦。”

        李二被捏的酥了一下,回过神来上上下下打量了野鸡一遍,看着还挺漂亮,就是妆容太浓,提不起兴趣。

        “有没有嫩一点儿的姑娘,胸大的?”李二问道。

        “当然有当然有!”野鸡冲楼上喊:“杏花,出来接客啦!”

        楼上飘飘渺渺地传来一声“来啦”,因为太远,听不真切。

        不一会儿二楼的栏边儿站了一个姑娘,头顶双螺髻,身着鹅黄裙绿帔子,酥胸半露,黛眉红唇,额上一艳红花钿,真真是面若桃花。不过虽说作出了一副千娇百媚的姿态,那骨子里透出来的稚嫩还是遮不住。李二笑弯了眼,抚掌道:“我也不懂那些公子哥儿的诗词歌赋,我只知道这姑娘堪称绝色。”

        那野鸡也料到李二这等货色说不出什么风雅的话,便给了他个台阶下:“瞧您说的,咱们这儿是妓院,是窑子,不是青楼,您只管开心,那些个公子哥儿拿把扇子装的人模狗样的,不也是为了那档子事儿嘛。”

        李二倒是没急着上楼,先问了点儿一直奇怪的事儿:“你们这儿的鸨母我怎么没见着过?”

        野鸡捂着嘴笑:“您左边那位,戴着头纱的,不就是鸨母嘛。”

        李二往左边一瞧,戴头纱的好几个,也不知道这野鸡说的是哪个。

        野鸡看出了李二的疑惑,赶紧给他解释:“咱这儿的鸨母有点儿多,那边那几位戴头纱的都是呢。”

        红香院拢共就赤香一个鸨母,这一个下处,竟然有四个!

        李二赶紧问道:“那你们这儿的老板,是哪位鸨母啊?”

        不料野鸡脸色一变,冷声道:“官人,这烟花场所就是个图乐呵的地方,您要是问这么多,可是徒增了您的麻烦呢。”

        李二听出了野鸡言中的威胁,只好打个哈哈过去这桩事:“我就是问问,就是问问,哈哈。还劳烦姑娘您给我带个路,我也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哪间房清净简单些?”

        野鸡马上恢复了脸上原本的笑容,声音又变的媚得滴出水来:“还请官人随我来,保证给您找个好地方。”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