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五.

       大理寺少卿从双金下处出来,遗憾地向侍卫摇摇头。

       那鸨母确实是真心实意,把赵诚所有的情况都如实相报,还将那日招待赵诚的姑娘给叫了过来,姑娘扯着手绢连连落泪,说着一些“赵郎说过不会负我”“怎么竟有如此命数”这样的话。

       看那姑娘伤心欲绝,说出的话也是颠三倒四,少卿只从这只言片语中得到了一点消息:赵诚曾经许诺过这位叫做宝香的姑娘,替她赎身。

       少卿立刻想到情杀,便问宝香有没有和其他人私下勾结过,宝香听了这话更是痛哭:“我自始自终只服侍过赵郎一人,就连我这处子之身,都是他破的……官爷何来我与他人私下勾结这种话?小女子冤,冤的很啊……”

        少卿见不得女人流泪,只好作罢,排除了情杀的可能。

        见眼下也没什么可多了解的,少卿像鸨母告辞,鸨母冲他笑笑,并没有言语什么。

        

        待少卿走后,双金下处竟将客人尽数散去,早早地关了大门。

        对客人们的解释是:无辜卷入命案,楼里的姑娘们都很是惊慌,需要休息。这些客人都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不仅没有怪罪鸨母的做法,还或多或少的给了一些赏银。

         然而这些离去的客人不知,楼内在姑娘们关上门的一刹那,是什么样的景象。

          

         红香院是被调查的第二家青楼,赤香一头雾水地接受了大理寺少卿的审问,完全不知道赵诚被杀的事情。

         “官爷!自从双金下处开张,赵公子就有时日没来过咱们这红香院了,这事儿,怕是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吧?”

        少卿盯着赤香,言语冰冷道:“我又没说和你们有关系,你这么着急掩饰干什么?”

        “我怎么不着急?这可是命案,谁愿意和命案搭上关系,我不得说清楚吗?”赤香的确是急的要命,连最起码的礼节都没了,“反正我话是放在这儿,赵诚的死和我们红香院是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李二在旁边听的直憋闷,老板娘,您这么说简直就是在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大理寺少卿对赤香疑心重重,本来只是想打听点儿关于赵诚的消息,没想到赤香如此掩饰,着实可疑。

        

       与此同时,双金下处内。

       所有的姑娘分成两拨,站在大堂左右,每个姑娘都褪去了平日那一身的绵软,变得腰板拔直,目光炯炯。

      大堂中间坐着一名蒙面鸨母,而另四位蒙面鸨母站成方形围在中间那位鸨母周围。

      “宫主,你是不是又要开大会了?”

       被唤作“宫主”的,正是今日接待过大理寺少卿的那位狐狸眼儿。狐狸眼儿把面纱一扯,烦躁道:“这破玩意儿戴着呼吸都不顺畅,你们四个赶紧都摘了。”

        其中一个蒙面鸨母一边摘面纱一边感叹道:“您也知道啊。”

       狐狸眼儿美目一瞪,冲着那个感慨的鸨母损道:“瞅你那鸡贼样儿,易容之后明明这么好看,可还是抹不掉一脸猥琐。来来来,各位弟子各位护法,缩骨的都把骨头给我展开,化妆的都把妆给我抹掉,这么多天了,都没有个人样!”

        大堂内立刻充满了如释重负的叹声,那两边的姑娘像变戏法儿似的,都变了模样。仔细数来,竟有不少人是七八尺高的男人,而剩下那些女子,也都是潇洒俊秀。

        而坐在最中间的这位,有着狐狸般勾魂美目的女子,抹去妆容后,竟然露出了一张颇有邪气的脸!

        这狐狸眼依旧,有了妆便是妖,无了妆便是邪;这七分的邪还有三分的……贼。虽然贼,但是贼的好看,好看的人贼里贼气,那就不是贼了,那叫灵气。

        若是混过江湖的人,看见这张脸,大概只有两个反应:一种是惊慌失措,害怕的屁滚尿流;另一个就是一瞬间掀起滔天大怨,恨不得砍死对方。

        此人便是当年血洗各门派的江湖第一邪教上邪教第二十六代教主,上邪宫宫主,单子直。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