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六.

        邪教和正教的区别,在于杀人的原因。

        一个教派,但凡杀人的理由有一丁点不正,都会被视为邪教。杀一个人可以叫错杀,若是屠了一个城,那便叫失去理智了。

        单子直十五岁那年随父亲去了一次武林大会。那时还是教主的单涟只给了单子直一把木剑,又留了一句话:“单亭,拿不到榜上第一就别回来了。”说完就潇潇洒洒地离开,留下单子直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台下。

        别家门派都是乌泱泱一群人,只有上邪宫那桌坐着的是一个孤孤单单的小孩儿。

        不过单子直倒是不介意,上邪宫全宫上下一千来号人,修的可谓是“随心所欲心法”,每天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单涟这一句“别回来了”不过是玩笑话。

        单涟顺嘴一说,他也就顺耳朵一听。

        这下可算是毫无压力,单子直抱着破木剑一边儿抠剑柄一边看比赛,越看越觉得轻松。

        这玉泉谷大护法怎么总是反应慢半拍,那少林寺的大弟子出拳招数如此凌乱,还有这个,峨嵋派的小姑娘,个子都不到人家的肩膀,还想和他们打架?

        看了半天,单子直下了个定论:这武林大会实力太弱。跑去红榜边儿一看,果不其然,第一名的位置上写着:上邪宫,枯荣棍。

        枯荣棍虽说不是上邪宫的知名功法,但是能练就枯荣棍的人,世上活着的不超过十五个。上邪宫便占了这十五人中的五人,宫主单涟,宫主夫人欧阳月,大护法若水,四护法翡翠,还有,少宫主单子直。

        单子直掂量掂量手里这毫无份量的木剑,叹了一口气,他爹是真想让他死啊,不给棍子只给木剑,这上邪宫里,能用剑比武的,除了上邪剑式还能有什么?

        若是这红榜上出现“上邪剑式”这四个大字,怕是天下都不太平了。

        

        想当年,上邪宫第一任宫主单上邪用了九九八十一天练就了枯荣棍,谱写了《枯荣棍法》的秘籍。此棍法一出,可谓天下无敌。

        那可是上邪宫的第一次盛世,武林大会一经发榜,震撼江湖。单上邪不过二十有四的年纪,在武林大会的比武台上把各大门派打得像个孙子,一招一式都透着“第一人”的风采。

        消息放遍整个江湖,许多人都不明了这“枯荣棍”究竟是哪家的棍术,以前从未见过;而这榜上,第一名按理应该写门派的位置,也是空缺,只有孤零零的几个字:单上邪,枯荣棍。

        之后单上邪就销声匿迹,不过据家谱上写,这段时间单上邪正在大悲山闭关修炼——大悲山,就是这上邪宫的所在地。

        修炼的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单上邪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终极心法——《上邪七火》。   

        《上邪七火》所需要的兵刃是剑,大悲山恰恰是几百年前的一位女侠客建立起来的剑冢。相传几百年前,一味女侠客身负重伤逃像此山,被此山的定山剑灵相救。救活了女侠客,定山剑灵也因此失去了五百年的修为,化不做人形,只能以一直剑的形态一直存在于此山的山顶。女侠客以为定山剑被她毁了,悲痛欲绝,浪迹天涯寻找上古宝剑葬于此地。而定山剑吸收这些上古宝剑多年来吸收过的天地精华,重新恢复了修为,而这时女侠客已亡四百余年。这时单上邪正于此地修炼,见到定山剑灵化作人形差点儿没吓晕过去。定山剑灵向他道来这个故事,单上邪听闻悲切,便用笛子吹奏一曲大悲歌,故此山名为“大悲山”。

        《上邪七火》的谱写必有定山剑灵的帮助。定山剑灵告诉他,《上邪七火》若是练成,便可天下无敌。单上邪也不是哄着玩儿的小孩儿,对定山剑灵满是怀疑。定山剑灵向他保证:用他的剑身,去施展这上邪七火,无论对方用什么招数,自己使出三剑,敌手必死无疑。

        不过上邪七火非常难练就:一火烧发,二火斩情丝;三火坠水,四火消过往;五火断根,六火收悲悯;七火屠城,人火合一,剑由心生。

        单上邪练第一火,烧掉了自己的一根头发,在大悲山山洞中闭关修炼了四四十六天;练第二火,将一切红尘往事置于洞门外,修炼了五五二十五天;练第三火,用尽六六三十六天的时间,坠入环绕大悲山的吸收了定山剑灵气的和水中;练第四火,忘却所有的过往的快意恩仇,七七四十九天之内做到了心神清净;练第五火……是死活下不去手。

        单上邪抱着定山剑灵的人形大哭大闹:“就不能换一个方式吗!!我虽然想成为天下第一,可是我也不能变成一个阉人啊!!”

        定山剑灵被闹的没办法,甘愿用三百年修为替他了结了这一步骤,直接跳到第六火。

        单上邪以前没杀过人,第六火的修炼前提就是得收起自己的不忍心和怜悯,去杀一个人。杀一个就能杀第二个第三个,单上邪一狠心,把山脚那个疯人妇给一剑了结了。

       杀完还磨磨唧唧的抱着剑灵嚷嚷:“我能不能给她安葬好?不明不白地死在我的剑下,我过意不去啊。”

        剑灵怒了:“你他妈到底还练不练?杀人是让你收怜悯心的,你将来第七火要屠城,难不成我得跟在你屁股后面替被你屠了的那些人收尸?”

        看单上邪闷闷地一句话都不说,剑灵没办法,只好把那老妇人安葬了。

        安葬完看单上邪不顺眼,狠狠地骂了一句,“脱裤子放屁的典型代表。”

        第六火算是吭哧瘪肚地练完了,可就以单上邪这白莲花的心,屠城,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