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七.

        单上邪问剑灵:“屠城的方式有规定吗?”

        “没有。”

        “人数有限制吗?”

        “……没有。”

        “也就是说,这个城可以一个人都没有,我只有一把火烧掉这座城,也算屠城了?”

        定山剑灵怒了,“你有病吧!”

        单上邪纳闷道:“我身强体健得很啊。”

        “你连城都不敢屠,以后怎么杀人?上邪七火练成之后,上邪剑三招就可置对方于死地,你以后怕是连剑都舍不得拔了!”

       说的不够痛快,剑灵又加了一句:“碰见你这么个窝囊废传人,我真是遭了天谴!”

       单上邪若有所思地说:“我的剑是用来杀坏人的,不是用来杀好人的啊。”

      剑灵拂袖而去,留下一句“朽木不可雕也”就走了。

       整整三十天,剑灵都没有出现在大悲山中。

       单上邪在大悲山呆了好几年,整座山复杂的地形都摸了个底儿朝天。他还发现,大悲歌有操纵猛兽的功效,这山中野兽日日夜夜听大悲歌,对单上邪甚是服从。

       失去了剑灵的陪伴,单上邪心中失落但无处诉说,只好用山顶那棵千年古树的枝丫做成的长笛吹奏大悲歌,还改成了好几个版本。这日正在吹欢快版,鸟兽都围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突然一个清冷又充满嫌弃的男声响起:“你吹的什么玩意儿?”

       单上邪望向那男子,立刻扑过去欢喜道:“剑灵,你去哪儿啦?”

       剑灵别扭道:“你不是说只能杀坏人吗,我把曾经犯过滔天大罪的人都绑到了西南边的枯城里,这几天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去屠城吧。”

        

        三日过后,长安西南角的一座名为枯城的无人城燃起了蓝色妖火,惨叫声呼救声此起彼伏。这场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在第三天的夜晚里,戛然而止。

        城中的人无一幸免,官府派来人调查,发现这些尸体都被绑在了一起,死相凄惨,有的人是被烧死的,有的人是被熏死的;烧死的人自然看不出面貌,而被熏死的人,恰好都是这些年来准备捉拿在案的逃犯。

        坊间传言,是某位高人替天行道,恳请某位妖徒来帮忙,烧将这些人绑入城中,通向妖界,让万妖之王一把火烧了他们送上黄泉。

        这件事武林人士起了疑心,同时惊恐:到底是哪位高人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虽说都是些逃犯,但应该由律法来惩戒,而不是这样草菅人命!

        人多嘴杂,越说越邪乎。渐渐地“替天行道”变成了为了某位邪佞之徒为了成魔而屠城,最终走火入魔,不知哪一天真的成了魔然后席卷江湖。

        单上邪在大悲山闭关修炼了整整一年才将最后一火修炼成功,练就了这个仿佛闹着玩儿一般练成的上邪剑,然后把上邪七火的秘籍刻在了那把古树为材料的长笛上。剑灵说,此后再次吹奏这把长笛,不仅可以操纵鸟兽虫鱼,还可以奏出蓝色妖火,你所期望着火的地方就会依照你的想法,燃烧起程度不一的火焰。

        剑灵魂归剑身,让单上邪带着定山剑下山。单上邪给古笛起名叫无殇,给定山剑起名叫上邪。剑灵又给了他一宝物,乃是上古灵兽的大腿骨制成的长棍。剑灵说此棍有灵气,而且美观好看,用它舞出枯荣棍法一定十分得心应手,于是单上邪为它起名做阴阳。

        这就是上邪宫的三大镇宫之宝的由来。

        就是他出关那一年的武林大会,单上邪用上邪剑两招制敌,三招置死,每一剑都伴随着蓝色火焰,火焰化作蓝蝶翩翩起舞,最后消散入空中。众人凭借这蓝色火焰识出了“成魔之徒”,各教派指责他屠城之事,他微微一笑不置可否。于是众教当场发下血誓,与单上邪势不两立。

         上邪剑灵和单上邪通灵道:“这群倚老卖老的东西,我怎么就不信在江湖混迹多年,手上不沾点儿血?他们是害怕才会这样,看刚才一个个被你吓得和孙子似的。”

         单上邪对这群正教的正人君子的思想了然于心,“不过是为了名声罢了。再厉害的人,如果是邪恶之徒,这些人都不会高看一眼的。”

        剑灵不解:“你也不邪啊,你烧的都是恶徒,这些恶徒身上背负着的性命可不比你少。你这是替天行道,从他们嘴里出来就变成修魔的了?”

        单上邪:“你也是够强词夺理的。我屠城不是为了修上邪七火吗,和修魔也差不多了,反正人是我杀的,谁爱说啥说啥,说了我就杵死他!”

        剑灵:“……当初收悲悯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这气概呢?”

        “艺高人胆大,我现在可是要登顶了,唉,往事莫提。”

        剑灵隐隐觉得,单上邪似乎改变了什么。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