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八.

        单上邪立了上邪教,修了上邪宫,收了一大堆徒弟,无殇和上邪他都近身佩戴,唯有阴阳日日供奉于宫中。

        十来年的安稳无恙,最终被他的走火入魔破坏了。

        这十几年来,他娶妻生下一子,将儿子当做上邪七火的传人培养。可是到了第五火,儿子如他当年一样,死活割不下去,剑灵又不肯替他度过这道劫难,只好练到第四火作罢。同时单上邪又精修了棍法和刀法与心经,写下了《涅槃心经》《长冥棍法》《八荒六合刃》等武功秘籍。这些秘籍算是小修,比起上邪七火还是相差甚远,可是若是将其中一个练至第七式,或者两个都练至第六式,三个都练至第四式,便可成为数一数二的高手。

        枯荣棍倒是人人都可以练的一门平民武功,不过练至高式也十分不易。上邪宫在这十多年的武林大会上都是排名榜首,用的武功清一色的都是枯荣棍。这比赛都是护法打赢的,四位护法,都是至少两门武功练至六式,枯荣棍练至顶级的高手。

        上邪剑十余年未现江湖,众门派视其为邪教的轰动大事早已被江湖忘却。偶尔提及,都只是说单宫主武功高强,一本《上邪七火》,一柄上邪剑足矣,不轻易出手。

        就在单上邪之子单远十五岁之际,单上邪带着单远去了一次武林大会。

        去武林大会之前,单上邪闭关修炼了四十九天,出关时神采奕奕,眼中涌动着不知名的东西。像是火,又像是蝶,若仔细看便隐入眼底,瞬间消失不见。

        自从当年一绝武林,向世人展现出上邪七火的厉害之后,单上邪再也未参加过武林大会,甚至很少出门。平时护法来参加武林大会,也不过是两两相伴,从未有四位护法与宫主乃至宫主夫人和儿子一同前行的牌面。

        

        “上邪宫,单上邪,对镜花水月谷,李清月!”

        这次主持武林大会的武林盟主正是当年被单上邪两招制敌的少林寺肃圆方丈。肃圆方丈已是享受清净的年龄,却端着一大把架子说什么“正江湖风气”,偏要来主持武林大会。

        不过是装腔作势。单上邪看了一眼再旁边紧紧盯着自己的肃圆方丈,又看着四周纷纷议论的众门派弟子,心中了然。

        李清月乃是这镜花水月谷的谷主,排名死死咬住上邪宫,位居第二。她从不让自己的护法弟子出手,即使这样还是被上邪宫的四个护法轮番打败。看来今年又想来试一试,没想到碰上了单上邪参加大会。

        单上邪对着站在旁边的单远道:“你不是一直想看父亲的上邪剑,想看看上邪七火的厉害吗?行,我给你露一手。”

        单上邪看向夫人,给了她一个微笑,随即轻轻一跃,便站在了台上。

        夫人举着手中的茶盏,看着里面的茶叶,轻声道:“武林大会如此气派,竟然拿来了霍山黄芽招待客人。”

        单远纠正道:“娘,这是爹自己带来的。”

        夫人怔了一怔,下意识地向台上看去。

        只见一眉清目秀女子走上台,身着一席青衣,袖口紧扎,裙摆微落,手中一把竹木雕花白扇,皱起的眉头暗示了她绷紧的神经。

        单上邪却笑容依旧,在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暗暗挑动内力,将内力传送于手中的银柄火纹剑上:“鄙姓单,名上邪,从属上邪宫,用的是《上邪七火》,执的是上邪剑。”

        李清月心头大震,她早就听说了十年前单上邪用上邪七火两招制敌三招置人于死地的惊人之绩,更是听说了他手中的上邪剑透着一股看不透的灵气。当年她还是一个初出茅庐地弟子,还不能一睹当年单上邪的风采。可是单宫主已经十余年未出江湖了,这次为何故?

        而且,以单上邪的实力大可不比将自己的名讳、来处、招法武器说的一清二楚,而这一讲,变成了低调中的高调。

        虽然心中已乱但面上不能乱,李清月故作镇定地行了个礼:“鄙姓李,名清月,从属镜花水月谷,用的是《阴圆心经》,执的是明月清风扇。”

        “有礼。”

        “有礼。”

        话音未落,李清月将白扇探向单上邪,与此同时展开作圆,一阵异风拂向单上邪的面部,风之凛冽让人根本无法张开眼睛。

       台下的人一阵惊呼,李清月的速度之快简直用肉眼无法看清,而站在李清月对面方向的人纷纷大呼“好痛”,原来是被这扇气吹伤了双眼,半天都睁不开。

        然而单上邪连眼睛眨都未眨——他仿佛提前一步知道了李清月要使什么招数,迅疾地将长剑立于面前,剑气纵横于单上邪身前,蓝色妖火“轰”地一声迸裂开来,火焰虚虚地浮起一层屏障将异风悉数返回。

        他依旧挺拔,一手背于身后,一根发丝都未被惊动一分。

        李清月差点儿挡不住自己白扇扇出去又被挡回来的风,赶忙又作圆挥扇,将更大的风鼓向单上邪——这风的力道像把刀子一般,割在人的脸上生生地疼。

       单上邪不为所动,依旧举着剑长身玉立,而面前的火焰屏障也不见熄灭的迹象。

       李清月看见他这副悠然的样子登时恼了,甩起了更强的一阵风向单上邪袭去。这次她不是作圆挥扇,而是合扇作阴阳之形。这叫“阴晴圆缺大风阵”,实际上就是《阴圆心经》其中的一经。鼓起内力将扇气绕着四周涌动,再在扇子闭合之际作出八卦阵的挥法,闭合之时也是挥法结束之时。此阵可以将阵中的任何事物席卷而起,腾空而飞,阵结束时便万物皆空,万物皆死。

        有见过世面的人懂李清月使的是什么招式,大惊道:“这是要置单上邪于死地啊!”

        李清月心中腾起一股快意,若是单上邪挥剑,他总有一侧是脆弱之处。只要速度够快,用骨针刺向他的腰间,他今天必死无疑!

        到时她就成了灭此魔头的英雄,众人皆仰望的高手!

        然而单上邪丝毫不动,嘴角含笑地看着李清月。

        他娘的,怎么总是这种表情!李清月心中怒意增了一分,这阵仗便扩大一分。台下的人都赶忙后退,生怕波及了自己。

        众人正以为时下的局面会僵持许久的时候,单上邪竟然说话了:

       “多有得罪。”

        李清月还不明白他得罪了什么,正纳闷,下一刻她的瞳孔迅速放大了。

        单上邪剑身上鼓起的蓝色妖火化作成千上万的蓝色火蝶,向阴晴圆缺大风阵的四面八方飞去!

        火蝶如同利剑一般,飞向何处,何处的风阵就破了一个口子。一个口子还好恢复,两个也好,三个四个,成千上万个口子都出现的时候,这风阵属实是个网眼了。

        如同瓷罐碎裂蛛网痕迹遍布全身一般,下一秒,整个风阵破裂,所有的攻击都向李清月反噬回去!

        眼看李清月就要被凛冽的风气和炙热的火蝶毁成火烧碎块,一根筷子不知从何处来,竟向破碎的风阵飞去!

        只是一瞬之间。所有的所有都消失了,风阵,火蝶,甚至是那根筷子都无影无踪。

        李清月颓然瘫倒在地,单上邪则漠然地伫立于原地。

        众人都拍着胸口大喘气,以往的武林大会不都是耍刀弄枪的吗,何时这么刺激了?又开始四处寻找是什么人扔出了如此关键的筷子,虽然破坏了比赛,不过至少保住了李清月一条性命。

        一个女子从喘息的人群中缓缓站起,脸上毫无惊恐之色,反而有淡淡的疲惫。

        “还望李谷主海涵,上邪一时擦枪走火,没把握住分寸,我替他向您道歉。”

        单远一头雾水地看着身旁的女子:“娘,你……”

        周围的人回过神又开始议论纷纷:扔出筷子的竟然是单宫主夫人,能破如此之阵,定是不俗之人!没想到,这全宫上下,就连传宗接代的女人,都是会点儿东西的!

        单远正想问夫人为何突然做出如此举动,可是话还未出口便被台上的男人打断了。

        单上邪缓缓转身,眼中竟然浮动着蓝色妖火的影子。他笑容诡异,阴阳怪气道:“夫人,你不知我的火蝶破阵一经打断,就容易蓝火攻心,走火入魔吗?”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