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独白

丁卯x顾影

看完了十三十四集我决定要站邪教了!郭二哥不懂情调,搞得小神婆每日恍恍惚惚,这阵子小神婆叫的最多的名字就是丁卯啦!

短篇吧,写不了太长,有点儿像丁卯的内心独白。

        洋仵作该不该对活人动心?

        丁卯觉得这句话说的太摆谱儿。人家法医也是人,干法医这活儿又不是迷恋尸体,正经人讲究的是学术,单纯喜欢这一屋子的漂子,这叫变态。

        但他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对女人的感觉来的一定要比别人晚。

        被郭得友从河里捞上来之后直接扔进窑子,醒过来是左眼酥胸右眼玉腿,低头一看,自己裤子也没了,露着两条光溜溜的长腿,羞愤欲死。

        你问他开心吗,爽吗,他肯定给你一巴掌然后说“当然不”。

        放眼整个天津卫,哪家有钱有势的大少爷,能像他这么性冷淡的?去窑子问点儿消息,看见姑娘都浑身发怵,被姑娘坐了大腿,好嘛,直接成块儿石头了。

        郭得友嫌弃他满脑子都是西洋知识,又刻板又僵硬,不安安稳稳当漕运商会的丁会长偏要当劳什子的警探,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丁卯不愿意理他,觉得他就是死鸭子嘴硬,明明自己暗戳戳地找魔古道的消息,还偏拿郭老爷子来当挡箭牌。

        谁不知道你是为了大家,为了你那青梅竹马小神婆的安全?

        丁卯觉得他这师哥越来越特立独行,“光明正大”地跳窗来找他借钱,跟着他到码头看热闹,又允了王美仁的约,然后消失不见。这就导致小神婆一天三次地来找丁卯,每天“丁卯丁卯丁卯”地叫个不停。

       丁卯愿意让她多叫自己的名字,不知道为啥,反正是愿意,他也喜欢听小神婆拿着把木剑,歪歪扭扭地装神弄鬼作法,嘴里是不成调儿的“叫帮兵,你要听言”。

       郭得友那人活的精明,天津卫一等一的老油条子,丁卯在他面前就是大写的一个“傻”。可好歹是德意志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哪儿有在别人面前丢人现眼的道理?

       丁卯惭愧的承认,这就是他为什么喜欢顾影和他在一起的原因。

       顾影,小神婆,身强赛过活驴,艺高人胆大,一人拿下八个不成问题;每天傻吃傻吃,然后就是当郭得友的跟屁虫,“郭二哥郭二哥”地叫,叫的师哥烦的不行。

       丁卯很想说郭得友嫌弃你你就来找我,反正……你过来我都会给你留饭吃,真没人和你抢,吃的时候千万小心,别让骨头卡了嗓子。

       顾影这股子劲儿,爱吃还怕花钱,小心翼翼地想多叨两口又不敢。那天参加王美仁的宴请,丁卯咋咋呼呼地跑过来问可不可以带上她,丁卯无奈地同意了。

       顾影兴高采烈地揉着他的脸……不知道小神婆觉得触觉怎么样,反正丁会长心里是蛮开心的。

       尤其是那句:“还是你最好了”。

       心里开始发痒,好像有人轻轻骚动着你的每一根血管,紧接着让它们热血沸腾起来。

       洋仵作不懂这些。这是不是叫喜欢?

       可是……我这么好,你为什么还天天跟在那个不愿意理你,捉弄你,嫌弃你,指使你的坏家伙?我是漕运商会的丁会长,我大家大业,你想吃什么我都愿意给你……可是,你为什么只把我当成,和郭得友闹别扭之后发牢骚的人呢?

        没办法,他没什么资格嫉妒,本来就是横插一脚,人家青梅竹马或许还两情相悦,只不过相悦的方式有自己小小的格调。

        看着小神婆穿着华服出现在宴会上,丁卯心跳像是安装了加速器,咚咚咚地跳的比落水还快。

         拿下树枝和神神叨叨的躯壳,焕然一新的小神婆还真是漂亮单纯的可爱。

         给她酒她不喝,给她蛋糕也不敢吃,偏偏钟爱羊汤大肘子和那臭豆腐。

         丁会长一向认为先进的就是好的,科学至上,什么杂七杂八的古法子在他那儿都是落后守旧。这套道理同样可以延伸到食物上来,街边儿的馄饨他也嫌不干净,好吃能怎样,反正不干净。

        可是这小神婆呢,用行动给了他一巴掌——本仙姑吃不来你那一套,再小摊儿的臭豆腐,我也能吃个满饱,我郭二哥再不愿意搭理我,也没有你这个西洋玩意儿见缝插针的份儿。

        丁卯心甘情愿,陪着顾影为他的郭二哥演了一出戏,他只能抱着木头棍子坐在一边,看着郭得友内心受着折磨地诉说心里话。小神婆一定开心惨了吧?他也想笑,可是笑的和顾影笑的不一样。

       郭得友恼羞成怒地问有意思吗,真的,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

       他也是第一次帮喜欢的人解决心头难题,搭了一出戏,换了小神婆这么多天来的开怀大笑。说感觉,谈不上来失落,顾影开心了就好。

       他也笑话自己。

       你堂堂德意志的留学生,剖尸验尸也是上好的手艺,还是漕运商会的金牌会长,每天穿着三件套身后有一伙子兄弟帮衬。你在别人眼里耀眼万丈,可是你在小神婆眼里,还不及那一脑袋脏辫子的家伙千分之一。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没有,我在你眼里是娇惯的大少爷,窝囊到可以让你对我随时发脾气。

        可是他只能心里暗念幸好。

       幸好你的青梅竹马不是漕运商会的丁少爷,若是,你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

       你还会喜欢臭豆腐吗,你还会是个武艺高强的小神婆吗,你还会满嘴的“叫帮兵你要听言”吗?

       你还会是我喜欢的样子吗?

       幸好……幸好,你以前的日子都不在我的身边。

       幸好……幸好,我现在遇见了你。

       之后的日子里不止我一个,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又不少。

       若是允许,我会尽力相随。

       若是允许,你……愿不愿意,再将忧愁与我诉说?我知道我走不进你的心里。

       不过至少,我可以离你近一点。

       只是近一点而已。

          

       

       

       

        

       

       

评论(1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