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九.


        单上邪的走火入魔的方式倒是特别,先是周身迸出熊熊蓝火,在蓝火中隐隐可以看到,他整个人像是从染缸里蘸了一圈儿似的,不仅头发瞳孔都变成了凛冽的蓝色,就连皮肤都暗暗地泛着灰蓝。


        这是一场屠杀。


        单远之前很纳闷父亲为什么要写《涅槃心经》,现在他才算是知道。


        涅槃心经,顾名思义,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在熊熊大火里,方可获得一片活土,免灾免难,皆大欢喜。


        所以,在这场浩劫之中存活下来的,只有上邪宫的人。


        这件事情不仅震慑了整个武林,还惊动了皇上,可是朝廷江湖有了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互不干涉。但作为一国之主怎么可能坐视不管?无奈之下他只好停掉三年的武林大会,让各门各派好好休养生息,消化这些掌门及弟子遭遇不测的悲痛。


        大门大派家底厚实,虽然这场走火入魔波及了很多人,但是休息一阵就能够恢复元气七八成。不过有些新兴门派就遭了殃,好不容易跻身进入武林大会,还没来得及一展身手,有点儿能力的人就在大火中烧死了,门派里就留下一群高不成低不就的弟子,连个掌门的都没有。


        虽说上邪宫只死了单上邪一个人,但是这打击也着实不小。蓝色妖火燃烧了三天三夜,方圆几里的平地全部被这妖火荼毒成了荒地,原本青翠的绿色都洇成了灰蓝,隔着鞋底踩上去竟然都有灼烧感。单远待火烧灭忍着疼痛去废墟里寻找父亲的尸体,却发现废墟中只剩下灰烬。


        令人奇怪的是,本应该随着单上邪一同化为灰尘的无殇和上邪竟然好端端地呆在宫中,还供奉在阴阳的旁边。单远怀疑是剑灵在作祟,他听父亲讲过那个定山剑灵的故事,也知道,上邪是定山剑灵的本体。


        果不其然,在单上邪走火入魔之后的第五日,单远成为宫主的第二日,剑灵现身了。


        单远还是第一次见到剑灵的人形,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站在原地,心中五味杂陈。


        “你不适合修炼上邪七火。”剑灵一句话像个棒槌一样直直地杵过来,怼的他满眼冒金星。


        在剑灵面前,单远仿佛看到了父亲,连句回答都不敢讲出口。


        剑灵看见他一副没脾气的傻样,脑海里突然浮现曾经的画面。


        青年坐在大悲山山顶的古树下,头顶是枝繁叶茂,脚下是青青绿草,手中一把无殇,流淌出轻快的大悲歌。怡然自得,逍遥自在,一曲终了,脸上是露着白牙的憨笑。


        剑灵艰难地收回思绪,重新把目光聚焦在眼前依旧呆愣的孩子。


        还是有一点像的。


        他消失于无形,留下一句话:“在我下一次出现之前,谁都不可以修炼上邪七火。”


        单远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上邪和无殇被他放在在藏宝阁里,藏宝阁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而上邪七火成为了禁术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规定,也没有人愿意再提起往事。


        江湖上早已把上邪宫视为劲敌,明里暗里地打压着单远,每次碰面都会处处刁难他。又有许多人对上邪七火的秘籍虎视眈眈,变着法儿地想溜进大悲山去偷秘籍,好在大悲山地形复杂,这些小贼还未到达宫门,就迷失在了雾气之中,被猛兽果腹充饥了。


        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上邪宫根基稳固,到了单子直这辈,早已成为了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派。


        虽说上邪宫出名的还是当年轰动一世的上邪七火,可是每一代宫主都会谱写点儿什么秘籍。人才辈出,到了单涟做宫主之时,上邪宫已经划分为了四大门:棍门、刀门、镖门、以及浮门。浮门听起来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实际上,这浮门指的就是轻功,四大护法之首就是从浮门选出来的。


        每隔十年就会有一次“四门斗”,这是选护法最重要的一个环节。除了看各位弟子的品行是否优良,对于上邪宫是否忠贞,最重要的,就是看功力是不是在上乘。


        先是门内进行较量,胜出者再与现任护法一决高下。若是新人赢了,就登位为新一任的本门护法,若是现任护法依旧胜出,那本门还是归为此护法管理教授。  


        最后,四门护法两两相比,最后的胜利者则是护法之首。


        在单子直出世之前单涟一直是个浪荡公子哥,外表风度翩翩英朗俊俏,只有身边的人才知道他到底有多渣。除了刀门护法,其余三大护法都是旧人了,一直跟随在单涟身边,眼睁睁地看着宫主日夜流恋于烟花巷柳之地,十分地很铁不成钢。


        不过,虽然单涟喜好美色,练起功来丝毫不含糊。曾经的浮门护法,如今已是浮门长老,跟随了三任宫主,一直都是德高望重的角色。他在单涟五岁的时候曾经对单涟的父亲说道:“此子不凡。”


        一直到单子直出世,单涟的夫人难产而亡,单涟终于收回了自己的花花肠子,亡妻之位竟然摆进宗族的灵堂里。


        单涟喜怒形于色,悲伤却不。妻子死亡后他依旧云淡风轻,放弃了沾花惹草,把所有的精力都放进培养单子直之中。


        这时浮门长老已是耄耋之年了,偶有一次看见三岁的单子直提树枝在空中比比划划,竟然一个高兴就犯了心梗,捂着胸口直直倒下,让单涟误会以为单子直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把他吊起来好一顿揍,直到长老醒来才停手。


        长老颤巍巍地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宫主,您后继有人了!”


        单涟心里难免惭愧。儿子前一刻还被他踹了好几脚,现在长老竟然夸这臭小子是个人才,这不是在扇他的耳光么?


        接下来长老一句话让他心头大震:


        “这么多年,上邪七火也该重出江湖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