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云雾缭绕(丁卯x顾影)

丁卯x顾影

之前的第一章我觉得瑕疵很多,于是改动了一些,这次连同第二章一起发出来。

这两天情绪比较激动,不是说多高兴,就是看到后面发现自己站的cp没糖了,心里挺难受的,而且后面还有强拉硬拽的感觉,感情线简直突飞猛进,丁卯和肖兰兰还……唉,花絮里面张铭恩还刮了一下陈芋米的鼻子……不知道是演员还是角色……不管哪一个我都挺别扭的……郭得友和顾影是老夫老妻,顾影和丁卯就闺密了,和肖兰兰是知心朋友,直接把我的cp打乱了……不过毕竟有小姐姐和小哥哥在,cp我都吃,不怕!

大家理性吃cp,看剧就是图个乐呵,演员也非常不错的,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他们!

     

一.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没有学到任何教训……”

        一个男人的声音仿佛随着阳光扎进深海,语速不急不缓,每个字的背后是与生俱来的笃定。

        “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平挨饿……”        

        她手中挥舞的是平时作法常用的破木剑,海水温柔地包裹住她和它,她挣扎徒劳。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

        龙王庙的纸人瞪着空洞无神的大眼睛,隔着层层叠叠的鱼群,隔着缠绵悱恻的海水,嘲讽地与无助的年轻人对视。

        “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毛骨悚然,又精彩绝伦。

        是梦吗?

        意识游离于身体之外,她好像一直都那么身手敏捷,可又是那么令人绝望的虚弱无助,虚假感模糊了现实和梦境,然而好多事情,仿佛忽然清晰了起来。

        她醒着,再眼睁睁地看着光头胖子得意地向她撒了一把香粉;她倒下,双眼朦胧地印下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

        胖子拎着巨大皮箱向走廊尽头奔去,灯光昏暗,将罪孽照出了一种得意的温柔。

       

        “啪!”

        脸上是实实在在的一片冰凉,听这声音,也确实是水拍在皮肤上的清脆,再探一探舌尖……他娘的,这不是隔夜茶吗!

        郭得友这孙子,竟然拿隔夜茶泼醒她!

     

        “你干什么?”

        “这不是醒了吗?费那么大的劲儿干嘛。”

        郭得友满不在乎的表情十分明显,看的多了,顾影心中短暂地浮起一股走过场般的不满。倒是丁卯,不知道为啥那愤怒劲儿比死了爹都厉害。

        顾影抽出一秒钟回忆,的确,丁卯爹死了的时候他是没什么反应的,甚至急着要把亲爹开膛破肚。

        这不重要,顾影眨了眨眼睛,表情又凶狠起来——泼水就算了,恁么的也应该泼一杯凉白开,郭得友是多混账,随手拿起昨天晚上喝剩的茶水就把她浇醒了?

        她必须得嚎一嗓子强烈表达她的不满!

        “隔——夜——了!”

        嘴张的太大,茶水全顺着喉咙管儿灌进肚子里,她还没吃午饭呢,现在想起来也是饿得叮当响。

        郭得友像是没听清,眉头一皱:“什么?”

        顾影腾地一下坐起来,指着郭得友问罪:“你用隔夜茶泼我!”

        丁卯也恼了, “你知不知道,她有可能是脑出血,或者是脑组织损伤造成的昏迷,你这样强行唤醒你把她变成植物人的!”

        说的什么鸟语?顾影看着丁卯,这大少爷一天到晚嘴里唧唧歪歪的净是些别人听不懂的话,要是在平时她早就骂过去了,不过看在这次是担心她的份儿上,那就……算了吧。

        郭得友一脸懵地看着丁卯,狐疑地眨巴两下眼睛,“什……什么人?”

        丁卯不耐烦道:“就是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你得照顾她一辈子。”

        郭得友脸上的表情仿佛吃了二斤狗屎般的多姿多彩,他伸出两根手指头,指点着丁卯,不可置信道:“丁少爷,你这是在咒我你知不知道?”

        顾影上去就是两拳来泄愤,天天嫌弃天天嫌弃,早晚有你踮脚排队都够不到的时候。

        闹够了,总感觉有点儿什么要紧的事儿遗忘了,顾影脑子一疼,昏迷之前的记忆争先恐后地跳出来,炸得她措手不及。

        那个光头胖子……脑袋溜干净儿,反射的灯光显得他其实并不温柔,觉着温柔不过是香粉带给她的错觉——那香粉属实厉害,细细弱弱的,黄色灯光下渲染出独有的感觉,因此还透着点儿旖旎的味道。

        “你们人抓到了没?”

        “什么人?”

        “就是聚华大饭店舞台上面那个人哪!”

        郭得友和丁卯显然是不知道,脸上的表情写的清清楚楚:“还有别人?”

        “我记得我跑上去的时候看到一光头胖子,”顾影把刻在脑海里的画面如实地叙述出来,“他冲我撒了一把香粉,之后……我就记不得了。但是我迷迷糊糊有个印象,这个光头胖子拎着一个皮箱走了。”

        而且这个胖子奸诈又油腻,顾影在心中和自己强调。

        丁卯像是发现自己做完的题和答案不一样似的:“我……我们勘察现场的时候没发现有别人啊。”

        “这——么大一个人你们都没有看见??大胖子啊!光头胖子!必须要抓到他,黄一索的死一定和他有关!”

        顾影式夸张在郭得友和丁卯面前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表现了,俩人看着张牙舞爪的小神婆,怀疑早就压过信任两个山头。

        郭得友和丁卯交换了个眼神。

        —你让她省省吧。

        —???怎么是我?你俩交情深,不应该你开口吗?

        —您可拉倒,我还要命呢,我张口了她怕是得卷死我。

        —你稀命我就不了?

        —……我是你师哥!师哥求你点儿事儿怎么恁么费劲呢!

        —得,您老大。

        丁卯谨慎地斟酌开口:“顾小姐,你已经昏迷四个小时了,要不,您在睡会儿?”

        然而没人能劝得动顾影这头倔驴——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儿死都不撒手,就好像喜欢郭二哥一样。

        于是倔驴高喊:“睡什么睡,抓人呐!”

     

        抓人这种事情,不是喊喊就能启动的。顾影睡了挺久,肚子里没一点儿油水儿,身上还是昏迷之前那件和王美仁撞衣的连体裤,脑袋上顶的是窟窿眼儿还没针鼻儿大的绝户网,妆容被茶水泼的尽毁,看起来有点儿可笑。

        她决定补充体力恢复原貌再摇旗呐喊去抓人。

        “郭二哥,你饿不饿?我睡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吃口饭呢,要不,咱俩去吃登瀛楼的肘子呀?”

        顾影嬉皮笑脸地凑到郭得友身边,然后理所应当地接受了郭得友对她的嫌弃。

        “你刚睡醒就吃大肘子你这是什么癖好?不嫌那东西齁地慌吗?喝点儿豆腐脑儿得了,现在正事儿要紧着呢,没功夫管你。”

        真抠。不就是顿大肘子吗,我自己犒劳我自己去。顾影撇撇嘴,可还不敢全然不理郭得友——保不准儿什么时候人就跑了,三四天不着面,她又想的厉害,再被娘看出来可有够臊的。

        “顾小姐想吃大肘子?”

        顾影听见大肘子就像狗闻到肉香一样,瞪大双眼唰地回头,原来是丁卯笑容满面地在问她。

        面前的年轻人轻轻一歪头,卷发有弹性地跳了两下,本来就很大的眼睛里因为等待看起来更大了。

        一脸的真诚。

        还没等顾影开口答应,郭得友先她一步帮她允了下来:“丁会长,赶紧把这个不要紧的带走,给她买大肘子堵住她的嘴。”说罢,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几乎是同一时间,顾影和丁卯出声要把那背影叫住,“那你去哪儿啊?”

        奈何那长辫儿青年腿脚太好走的太快,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二.        

        漕运商会,丁卯家。

        这已经不是顾影第一次来丁卯家了。上一次顾影坐在他的对面,俩人隔着那么老长个桌子,他摩挲着空酒杯滴水未进,全当对面儿那个狼吞虎咽的吃相是精神食粮,看着满桌子飞的鸡鸭骨头就觉着撑的慌。

        只不过那次她穿的是破布烂衫儿,头上顶的是盘盘交错的辫子和杂乱的树枝,穷酸样儿闹得他仿佛是在救济灾民;而这次,小神婆是衣冠楚楚,一身的定制像个上流社会的哪家子大小姐,只要忽略那没法儿恭维的吃相,低眉顺眼认真的样子还颇有点儿窈窕淑女的味道。

        丁卯学医,扎进学术里就不容易出来,人的一天三餐也被当成了累赘丢在脑后,想起来的时候拿出来临幸临幸,想不起来只好苦了肚子。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觉得吃饭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了。

        大概是看到小神婆吃饭之后?

        这是这儿的人特有的满足感和幸福感,或者说是她独一无二的,人生中只要有娘、有郭二哥,有活干有饭吃,那便是天大的知足了。

        大概是透过她对食物的热爱看到了生活的意义,活着何尝不好,人生苦短,干嘛非得折磨自己,该吃吃,该喝喝,该谈恋爱谈恋爱……

        说到恋爱——这样好的姑娘,这样单纯的女孩儿,郭得友怎么就不明白珍惜呢?

        顾影沉浸在和大肘子过招之中,大肘子情理之中地成为了她的阶下囚。她左一口右一口,酱汁把她糊成了个大花脸,头上的绝户网都晃掉在了地上,丁卯眼里的“窈窕淑女”不过是昙花一现,对面儿坐着的,还是那个身强赛过活驴的小神婆。

        “你真是饿了……慢点儿吃,喝点儿水,不觉得咸吗,”丁卯一脸惨不忍睹,“这肘子这么大,你怎么在十分钟之内吃完的……”

        顾影没理他。

        丁卯心里腾起一缕烟般的委屈,给你大肘子吃了都,结果和你说句话都不理我,郭得友不理你你都得赔上他好几句……

        什么世道。

        想起郭得友,丁卯又忍不住多嘴了:“你……为什么对郭得友那么执着啊?”

        听到郭得友这名字,顾影终于把脑袋从盘子里拽出来。她着急忙慌地把半个肘子放下,抹了把嘴给丁卯解释:“这不叫执着,看你一定没喜欢过人吧?我告诉你大少爷,这叫从心。我喜欢我就去追好了,干嘛遮遮掩掩的,等我不喜欢了我也会放下。不过……一时半会儿是放不下了,我都追多少年了呢。”

       喜欢的人?

       他丁卯好像还真没有过。

       他接触的女人,除了胡婶,就是打探消息的时候去窑子碰见的小姐们,还有顾影和肖秘书长的女儿。

        胡婶算是半个妈了,窑子那种玉腿横陈的地方产出来的姑娘也不能有谈恋爱这项程序,肖秘书长的女儿地位太高,他高攀不起。

        那……小神婆?

        好像只有小神婆和他接触最多了。

        可惜朋友之妻不可欺……虽然顾影和郭得友还没修成正果,不过这么多年,怎么说也是老夫老妻了。

        年纪不小的丁大少爷对这方面毫无经验,在他活的前二十几年里甚至可以称对这方面毫无兴趣。这是一块他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到底应不应该以学术的态度去深入研究?

        “丁卯?丁卯!”

        因为嘴里塞满了食物导致叫出来的名字都拐着弯儿,听起来像极了“大猫”。顾影看着对面沉思的青年,身后是得空钻进来的阳光,好几束都打在丁卯身边,把年轻人修饰得像个沉着温和的雕像。

        丁卯从思考中醒过神,脸上是一闪而过的茫然:“啊?”

         顾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瞧瞧你那副德行,想什么呢?”

         小神婆的笑容靓丽极了,眼睛眯起来弯成了碎星点缀的月牙,一口小白牙晃得他失了神。

         那是谁都修不来的光芒万丈,那是任何人都夺不去的幸福洋溢。

         锦衣的她和布衣的她重叠在了一起,一切都不同,唯有满面春风,笑容依旧。

         在顾影好奇的注视下,丁卯的脸,也一点一点地烧红了起来。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