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走进你生命中
第三章
        不得不说有冈忘什么东西真的很快。
        不记仇是他最大的优点,那个“伊野尾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在第二天就被撤下去了,可是之后的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伊野尾也没有来过ktv。
        有冈不记仇,同时也不记人。只要不是频繁刷存在感的人他一般都记不住。
         所以,原本以为会发生点儿什么的旁观者(比如我)都懵逼了。
         以上那段划掉。
         不过事实就是这样,有冈继续经营着自己的ktv,没有小姐成功地爬上他的床,在如同盘丝洞一样的ktv里他还是辣么的洁身自好。
        乖巧的有冈大贵每天都很安静地过着日子,殊不知曾经和他见过一面就热情地想要和他做朋友的伊野尾慧在这几个星期里度过了如云霄飞车一般刺激的生活。
        时间嗖嗖嗖地退回到伊野尾慧和有冈大贵初次见面的那一天。
        “今天直美真的是疯了。”伊野尾醉醺醺地晃着酒瓶,几乎整个人都窝在了身后那人的身体里,“她竟然跑到ktv去砸场子!幸亏店老板是个好人……诶雄也你怎么不喝酒……”
        被唤作雄也的年轻人此刻正无奈地半搂着伊野尾,双手双脚都被束缚住着根本挪不开地方。
        “你稍微起来一点……我根本没法动好吗……”
        伊野尾突然呵呵呵地笑起来,一个翻身坐在了身后的男人身上。他凑到男人的下巴那儿,腻腻歪歪地开始说起了胡话:“……高木雄也!雄也……高木……你为什么不喝酒?你是不是害怕我把你灌醉?哈哈哈哈哈你每次都是这样你不是说你最喜欢我了吗我让你干什么你都去做那你快喝啊快啊快啊……要不要我喂给你嘿嘿嘿……”
        高木一脸冷漠。
        “你又喝醉了。”高木发现自己被面前这个人箍的死死的,根本动不了,索性放弃挣扎,“快起来你个蠢货!别摆出一副高潮猫脸对着我!别笑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喂喂喂我的衣服……啊啊啊啊……”
        伊野尾根本没有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狼狈,还在傻呵呵地自言自语,“那个ktv老板叫有冈大贵哦!超级可爱的像个小狗狗一样!长的好像未成年我说他可爱说他年轻他还生气了哈哈哈哈哈你看他是不是超级可爱呀可爱可爱可爱……”
        高木表示自己再也不想听到可爱这个词了。
        醉了的伊野尾依旧满嘴跑火车,看见什么说什么,没看见什么依旧说什么,因为内心积压着对直美的不满,所以趁着酒劲儿一股脑地骂了出来。高木听着听着开始困了,伊野尾骂着骂着也开始困了,两人最后都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然而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伊野尾不在说梦话的时候也不忘贬低一下直美的话,他现在或许过的很舒坦。
        从商店买完衣服的直美拿出钥匙打开伊野尾家的大门,入眼的就是这样一个基情四射的场面。
        高木坐在地上,后背靠着沙发,张着嘴呼呼大睡;伊野尾像一只癞蛤蟆一样趴在高木的胸口,双手搂着高木的腰,任由口水滴落在高木敞开的衬衫上。
        其实这对直美来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高木是伊野尾的好朋友,两人从很小就认识了,有这么亲密的举动也可以划入正常范围。
        然而当她听到伊野尾嘴里的碎碎念的时候,她瞬间红了眼眶。
        “直美那个老女人……每天疑神疑鬼……老子就是天天去找小姐怎么辣……我就是天天去ktv还要骗她我去工作怎么辣……明明自己不吸引人还要对我大呼小叫说我不爱她……我爱个毛啊爱……”
       女人内心筑起的强大防线一瞬间崩塌分离,她近乎崩溃地冲上前去,用一个响亮的巴掌拍醒了流着口水都不忘说梦话骂自己的伊野尾慧。
        “卧槽发生什么了!外星人入侵地球了……啊原来是直美。直美你回来了,欢迎回家……”
        “伊野尾慧——最低了!分手!!!分手!!!你随便去找女人吧!!我这个老女人不配站在这儿!我这就滚!!!你和你的小姐们快快活活地过日子吧!”直美怒吼着掏出手机,咔嚓一声把面前这基情的一幕拍了下来,“我要拿一张照片留作纪念,我要让你的同事们看看,仪表堂堂的伊野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女人愤怒地离开了。
        带着一张刚刚拍下来的照片。
        打算告诉全世界伊野尾慧喝醉了会这样这样这样地躺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女人心,海底针。伊野尾真的没想到直美可以做的这么绝,第二天他去上班的时候,所有同事看他的眼神都变得怪怪的。
        机智如他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本来他是不太在意这些事情的,因为他的信条是“不和乌合之众(其实就是智障)打交道”,但是,如果高木不是他的顶头上司,不是这家公司的大boss的话。
       他还是不那么在意的。
       很悲惨的,曾经形容那些为了上位不惜牺牲自己节操的女人的词语都按到了他的身上,一时间整个建筑行业都把他推向了风口浪尖。
        甚至有报纸很隐晦地报道了这个事件。
         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事件。就因为一个女人在愤怒时候拍下的一张照片。
        伊野尾发誓,他要让直美死无葬身之地。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