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赫海同人文 现实向 《噩梦》

赫海现实向
小甜文
《噩梦》

李东海做了噩梦。

梦里的李赫宰拖家带口地来他家串门,两个女儿围在他身边甜甜地叫着叔叔,赫宰的妻子和赫宰一起在厨房忙的团团转。他们不让东海上手做菜,所以他只能坐在沙发上茫然四顾。

他心想,自己也太不地道了吧,李赫宰来串门还要他们两口子做饭?

可是这么多年,他又做过几回饭?从来都是凑合一口填饱肚子,从来没有认真过日子的时候。

李赫宰结婚之后,他连饭都少了一份,反正也不需要帮李赫宰点外卖了,还省了一半钱。

可是他宁愿不省这笔钱。

画面一转,李赫宰穿着伴郎服拿着话筒,站在自己和新娘的旁边游刃有余的主持。李东海看不清新娘的脸,他好像不认识她。

台下是n脸真诚的队员们,澈哥虽然笑着,眼泪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东海很毁气氛地想:这哥是不是嫉妒我比他结婚早?哈哈哈。

他突然想起D&E时期宣传接受的采访,李赫宰说想在他的婚礼上当主婚人。很好,李赫宰如愿以偿了,看起来也很高兴的样子。

他又想起了他们在澈哥姐姐还有圭贤姐姐的婚礼上唱了oppa oppa,这次恐怕是不行了,哪儿有新郎在自己婚礼上唱祝歌的道理?

可是莫名有些怀念,那段把任何地方都当成super show的日子。

他盯着李赫宰因为灯光照射而闪闪发光的侧脸,突然流下眼泪。

然后他就醒了,泪水浸湿了枕头,他跑到厕所抹了一把脸,睡不着了。

从枕头下面摸出电话,点开通讯录,找到备注为“赫宰啊❤️”的联系人,犹豫了好久都不敢按下。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赫宰应该刚刚入睡。

没准人家一夜无梦,睡的香甜安稳,他一通电话过去恐怕是要毁了赫宰少有的安眠。

可是想起梦里那场婚礼,想起赫宰的两个女儿,以后再想深夜激情通话,还有机会吗?

电话“嘟”了两声,对面响起了熟悉而又清醒的声音。

“嗯。干吗?”

李东海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了?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吗?你小子不睡觉也不让我睡觉?我……”

“啊…我做噩梦了。”李东海打断他说。

那头似乎是被荒唐言论逗笑了,笑音透着一点小暧昧:“呀,我是你爸爸吗?你做噩梦都要和我报备?还是你…想过来和我睡啊?”

切。李东海心里不屑了一下,谁想和你睡啊。

“告诉告诉我做什么梦了,我要看看什么妖魔鬼怪能把你吓到给我打电话。”

玩笑的气氛瞬时凝固起来,李东海又回到了大梦初醒的低落状态。李赫宰不愧是他的固定同行人,十几年的默契真不是盖的,凭借这几秒的沉默就察觉了李东海情绪不对:“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你到底做什么梦了啊?”

“我……梦见你结婚了,有了两个女儿,然后来我家做客,和妻子抢着帮我做饭。你在我婚礼上做了主婚人,希澈哥哭了,新娘的脸我看不清。然后我醒了。”

他没敢说自己是哭醒的,怕李赫宰担心。

李赫宰相当会抓重点:“我在你婚礼上做主持人为什么能让希澈哥哭了??我主持的那么差劲吗,澈哥都气哭了?”

“不是啦。”李东海被逗笑,“他看到我结婚就哭了。”

“哦……”李赫宰抻长了音节应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那你也哭了吧?你醒了肯定是哭了吧?”李赫宰一下子戳破了李东海那点小心思,大剌剌地说道,“还有我怎么可能给你做饭,你觉得我除了拉面还会做别的吗?”

李东海听了简直要骂人,这小子真他妈煞风景!

这通电话总有一种对牛弹琴的即视感。李东海兴致缺缺,也知道这样的事情没法和李赫宰捅破了说,想要道个晚安挂掉电话,没想到李赫宰又给了他致命一击。

“你…离不开我吧?”

两边安静的连对方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李东海瞳孔地震,一时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嗯。”

“那次采访,我说十年后我们都会结婚。你情绪不好久,到现在…还没消气么?”

李东海笑了:“你知道我当时心里想什么吗,我在想,你小子还敢在我面前提结婚呢。”

这话已经说的很暧昧了。以前不敢讲,那时两人都还年轻,有些话说了或许无法承受。退伍了之后才知道对方的重要性,各种情感表达的渐渐透彻了起来。

李赫宰大笑起来:“我就知道!你好几天不搭理我,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话锋一转,他的语气咄咄逼人起来:你就是离不开我对吧?一想起我以后结婚,你就接受不了吧?说实话,你是不是很爱我很爱我?还记得你给我的留言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现在来了消息希望是你发的,我爱你』……”

“嗯。”李东海在黑暗中扯出一个稍显悲凉的笑,“我爱你。”

“啊…上次你听到自己说这段话可是很害羞来着,现在怎么这么坦然了?”

一股子憋闷从李东海的胸口顶到喉咙,他简直恨透了李赫宰这个坏家伙。明明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事,可偏要避重就轻东拉西扯,突然之间又给他来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总是被一个又一个问题怼的说不出话!

李东海咬牙切齿地骂:“李赫宰你这个狗崽子!你睡你的觉去吧!别和我说话了!”

“怎么了?怎么突然发火呢?”李赫宰佯装惊慌失措道,“小东海又做噩梦又生气的,我必须要马上出现在你面前啊!咻——”

李东海听到了大门密码锁“咔哒”一声打开,客厅里传来棉袜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卧室门口,李赫宰穿着令人熟悉的灰色睡衣,身型消瘦却给人一种安全感。

一瞬间,李东海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凭什么对他这么好呢?大家都对他好,大家都照顾他,那是他们作为兄长肩负的责任。李东海心想,可是李赫宰,你是我的什么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还是什么?

“你是不是又哭了?”李赫宰冲到床边扑进被子里,“我看看——”

“没有没有!”李东海连忙否认,“我只是打了个哈欠——”

话还没说完,就被李赫宰堵回了嘴里。

黑夜中响起暧昧的“mua”的声音,李赫宰明明吻的蜻蜓点水,可还是虚势地发出声响。李东海大脑已经无法运转了,说出来的话都磕磕绊绊:“你……我……我……你干什…什么……”

李赫宰把他按在枕头上,双手揽住他的腰。

李东海听见李赫宰在他的耳边小声说:

“睡觉吧,我爱你。以后要是听见有人进家门,一定要像当初期待是我的消息一样,期待我的身影。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我爱你。”

评论(12)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