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冈触手

司机九年老粉儿 杰尼斯前女友 橙担 日韩双担欢迎来聊骚!
p大脑残粉儿
怪奇物语 吹爆!!

聚餐之后(辛仙)微h

辛仙 源澈
短篇h向
《聚餐之后》

金唱片结束之后金希澈去参加了聚餐。从颁奖典礼上下来也来不及卸妆,脸上依旧是认哥小剧场相亲的桃花妆,好不容易做的一次造型持久性蛮强,即使到了晚上还是一副漂漂亮亮的模样。

这位漂亮的大叔举着酒杯手舞足蹈:“大家都要一口闷,只喝一半不可以呀不可以……”

李赫宰知道拦也拦不住,这哥兴致上来了就是这个样子,可是还是忍不住提醒道:“哥,少喝点吧!不是说要健康饮酒么!喝这么多脸会浮肿的!”

金希澈佯怒,指着李赫宰道:“你,出去!”

崔始源在一边笑眯眯地看着金希澈,不打算喝酒。他是被叫过来的,金唱片他没去,后来特哥在群里发了聚餐的消息,他没什么事就赶过来,做好了给辛德瑞拉当南瓜马车夫的准备。

金唱片结束之后已经很晚了,金希澈给金’s都下了班,也没想之后怎么回家,崔始源无意地问了一嘴,才知道金希澈这么活在当下。

那好吧,他也不打算大晚上喝酒第二天头疼脸肿,就给这哥当一次贴身保镖吧。

三巡酒过,金希澈彻底地醉了,整个人变得疯颠又黏人,逮到谁冲谁撒娇,一会儿和郑俊河录ins,一会儿一口一个欧巴,像一只吸了猫薄荷的小奶猫。崔始源看着除了感叹就是感叹,这些行为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合适,也只有这哥做着不违和。

换一个人到处喊欧巴,估计要吃巴掌吧。

酒席结束,此刻已经是十二点半,大家陆陆续续地往外走。崔始源有点儿困了,坐在座位上迷糊了半天突然听到有人叫他:“马始,我们走吧。”

崔始源抬头,金希澈醉醺醺地把自己往外套里塞,可是笨手笨脚地怎么穿都穿不上,摇摇晃晃地好似一只小企鹅。太他妈好笑了,崔始源哈哈哈了一会儿赶紧掏出手机录了起来,录够了15s又过去帮忙。

“哥喝的太多了吧?你好久都没喝这么多了,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金希澈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不想回答,自己嘀嘀咕咕地说什么“这衣服怎么回事这么难穿”,一会儿又讲“这好像不是我的衣服”。喝了酒之后的金希澈有点儿死心眼儿,竟然有在原地穿上外套再往外迈步的意思,崔始源等不及,一个横抱就扛到了车边。

谁能想到喝了酒之后的金希澈这么主动,横抱变成熊抱,双手双脚都锁在崔始源身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他的肩膀里,咦咦呜呜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大致的意思好像是不想下来。

还没走的成员都是一副无奈的样子,几位前辈也哈哈笑着说希澈真是可爱。崔始源有点儿呼吸困难,澈哥身上奶香奶香的,明明喝的是酒,可是脖颈为什么一股子奶娃娃的味道?

“欧巴!欧巴我不想下去!欧巴就这样抱我回家吧!始源欧巴!kkkkkkk……”

得,又开始发疯了。

崔始源手段粗暴地把金希澈按到了车后座上,绑上安全带,又和没走的朋友们道别。特哥做了个电话的手势放在耳边,始源比了个ok,上车,一脚油门开到了金希澈家。

指纹锁开了门,家里空荡荡地毫无人气儿,希范站在电视柜上面冷漠地看着自己的主人进门,高贵冷艳地跳到地上,走了。

崔始源:“……”

“好困。”金希澈嘟囔着扑进沙发,沙发硬邦邦的不好躺。可是他又懒得去房间,原地放挺儿,衣服也不脱,窝窝囊囊地昏过去了。

“!!”崔始源赶紧走过来把金希澈拽起来:“哥,去房间里睡,在这儿睡怎么睡得着啊。”

可是他还真的睡着了。

没办法,又一个横抱,崔始源把金希澈放在床上,能脱的布料都脱掉,然后把人塞到被窝里。金希澈半梦半醒,拽着崔始源的手带到了床上,小孩子一般给他盖上被,又把头塞到他的怀里,睡着了。

这倒是他一直都有的习惯,和别人睡不喜欢睡枕头,总是趴在别人的怀里睡觉。

小考拉。

崔始源盯着金希澈的睡颜,脑子里蹦出了这个动物,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挂着宠溺的笑。

“哥。”崔始源嗅了嗅金希澈的头发,没忍住亲了一口。

“嗯……”金希澈迷迷糊糊地应了。

“哥?”崔始源得寸进尺,对着金希澈因为喝酒而泛红的脸颊又啄了一下。

“嗯?”这次是疑问语调。

哥!”崔始源翻身,把金希澈按在身下,“哥,看看我。”

“嗯。”金希澈竟然听见了,撩开一只眼皮,看了一眼又闭上:“看了。”

“哥,你还记得演唱会上亲我的那次吗?”崔始源在金希澈耳边轻轻呢喃,又用鼻子摩擦金希澈的脸颊,细微的触碰让人心痒,暧昧的气息喷在希澈的颈间:“我很紧张,不过哥很会……所以也很轻松。”

金希澈突然睁开眼睛,眼底里是宿醉的混沌。他捧着崔始源的脸对着嘴亲了一口,又满足地闭上眼睛:“睡觉吧。”

崔始源:“……”

他把手伸到金希澈的腋下,用抱小孩的方式把金希澈提起来,昏睡的男人从躺姿变成了坐姿。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金希澈吓醒了,看清了眼下的情况,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崔始源说:“哥,没卸妆。”

“……哦。”金希澈慢吞吞地下床,准备去洗手间卸妆洗脸,还没等在地上站稳,就被健壮的青年按在了墙上。

“没卸妆也挺好的,特别好看。”崔始源盯着他的眼睛说。

两个人的距离大概只能容纳一颗头皮屑,金希澈有些意乱情迷,也许是酒精在作祟。他把头靠在崔始源的胸膛上,低声道:“头疼。”

崔始源把金希澈的头抬起来,金希澈半眯着眼睛看着他,眼里有打哈欠之后出现的生理性泪水,颇有点水光潋滟的味道。

真是太好看了。

崔始源含混不清地低语,大型犬一样蹭着金希澈的脸颊:“哥,让我…亲一口。”

金希澈彻底地闭上了眼睛。

漂亮的男人被顶在墙上,头颅仰起,眉头微皱,嘴唇微张,露出了漂亮的颈线。崔始源亲吻金希澈的脖颈,左手撩开了金希澈的衣服下摆,粉色的卫衣下依旧是白皙粉嫩的躯体,没有夸张的肌肉,只有消瘦紧实的腰肢。纤腰长腿,弱不禁风。

深夜就这么开始了。




(有、、羞涩,有人看的话就继续开车,没人看的话就戛然而止吧)

评论(22)

热度(100)